“晚清最有权势的洋人”——赫德及其侵略勾当

罗伯特·赫德(1835—1911),这个掌控了晚清经济命脉近50年的英国人,被称作“晚清最有权势的洋人”。

他长袖善舞、左右逢源,深刻影响晚清政局;他被骂为“走狗”,却备受清政府的器重;他被骂为“叛徒”,却屡获英政府的嘉奖。

本质上,赫德是英帝国主义分子。他在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历史上是一个重要的角色。

19世纪50年代,英国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的国门。许多英国人纷纷漂洋过海来到中国“淘金”。

1854年5月,从贝尔法斯特王后学院毕业的赫德,考取了英国外交部到中国服务的外交人员,乘坐一艘轮船来到中国。

赫德到华的第一站是香港。经过一段短暂的见习翻译培训后,他被派往中国宁波,担任英国驻宁波领事馆的翻译。

1854年,上海爆发轰轰烈烈小刀会起义。英、美、法等外国侵略者趁机从清政府手里夺取了上海海关的管理权,接着,在几年之内,全国各地的海关管理权也都落入了外国侵略者的手里。

在宁波工作了4年后,1858年3月,赫德前往广州,在英国驻广州领事馆内任二等副翻译。1859年(咸丰九年),赫德在两广总督劳崇光的邀请下,担任广州粤海关副总税务司(“税务司”是管理海关税务的官员)。

由于赫德使用了“貌类忠诚,心怀鬼蜮”(表面上对中国政府很忠诚,心里却怀着替自己国家的帝国主义利益服务的鬼主意)的两面手法,所以很快就得到了帝国主义和清政府两方面的信任。在与中国官员打交道时,懂得按照中国官场的礼仪办事,对中国官员礼遇有加,文质彬彬,这让他赢得了中国官员的好感。

恭亲王奕䜣评价赫德:“赫德虽系外国人,察其性情,尚属驯顺,语言亦多近礼……”

1863年(同治二年)11月15日,他被正式任命为海关总税务司,统一管理全国的海关。这一年,赫德年仅28岁。

赫德担任总税务司的职务一共有四十六年之久,直到1909年(宣统元年)才去职回国。在这一段时期内,他深深地取得了帝国主义和清朝封建政权的信任,中外反动势力对他十分重视,倍加赞赏。英、法、日、俄等帝国主义政府给赫德的勋章、爵位共有二十四次之多,清政府给赫德的奖励也有八次。

赫德到底干了些什么勾当,才得到中外反动派的一致赞扬呢?说穿了,一句话,那就是他在帮同中外反动势力欺压中国人民的吃人事业上立了很多的“功劳”。

赫德利用总税务司的职位,从各方面伸张帝国主义的侵略权利。他在上任后不久,就给中国海关制定了一套殖民地性质的管理制度。按照这套制度,总税务司掌握海关行政、用人和财务大权,各地税务司只向总税务司个人负责;各地税务司和高级职员都由外国人担任,中国人只能充当下级职员。通过这套制度,帝国主义便全部控制了中国海关的管理权。当时海关税收是清政府的一项很重要的财政收入,也是清政府借外债和偿付赔款的重要抵押,所以帝国主义控制了中国的海关,同时也就掌握了清政府的财政经济命脉。赫德因此也就可以利用他的总税务司的职位来干涉和支配清政府的内政和外交了。

赫德受任总税务司之后不久,就向总理衙门呈递了一篇叫做“局外旁观论”的建议书,里边说道:“现在某事当行,某事不当行,已有条约可凭。”他还用威胁的口吻说:“民间立有合同,即国中立有条约。民间如违背合同,可以告官准理,国中违背条约,在万国公法准至用兵。”赫德提出这个“建议”的目的很明显,因为这时各资本主义国家已迫使中国订立了许多不平等条约,进一步地,它们就要求保证“条约权利”的完全实现,赫德的建议书就是用软硬兼施的办法叫清政府充分满足侵略者在条约中规定的种种特权。

赫德的“建议”对清政府是很有影响的。当时的西方列强心知肚明:“(清政府在)一切国际问题上,从商议一个条约到解决一个土地纠纷,都常常依赖北京的总税务司的意见并求得他们的帮助。”事实的确是这样。赫德曾经一手包办地代替清政府谈判和签订过许多条约。例如,1876年,赫德作为清政府的外交顾问,参与了清政府和英国的谈判,他为了英国的利益,促使清政府和英国订立了《烟台条约》,使英围不仅扩大了在中国内地通商的权利,而且还取得了侵入云南和西藏的权利。

又如,在中法战争的谈判中,赫德装成是热心公正的“和事佬”,竭力怂恿清政府向法国妥协。赫德自己在当时就曾扬扬得意地说:“目前的谈判,完全在我手里!”正当中国在军事上取得胜利的时候,中国却在赫德的主持下签订了《中法和约》,丧失了许多利权。

1900年的义和团反帝运动被以后,当帝国主义各国正在争吵今后用什么办法侵略中国对他们更有利的时候,赫德又以中国通的资格提出了扶植清政府,通过清政府这个傀儡来间接统治中国人民的主张。以后帝国主义各国正是按照赫德的建议,采取了“以华治华”的办法,扶植清政府作为奴役中国人民和扩大侵略势力的工具。

1908年4月13日,赫德在他的中国海关总税务司办公室内留下了一张便条:罗伯特·赫德,走了。他称自己“嬉戏已足、吃饱喝足”,是该离去的时候了。

回顾他在华期间的所作所为,除了竭力为西方列强侵华提供服务之外,他还做了一系列的“实事”,包括引进西方的先进管理经验,打造了高效、廉洁的海关“衙门”。他创建了中国的现代邮政系统。他资助创办了中国第一个新式学校—京师同文馆。他促成了清政府第一个欧洲观光使团的出访。他推动中国第一次参加世界博览会。他协助清政府购买军舰,成为北洋海军的起源。他利用关税的抵押担保,帮助清政府举借外债。他建立起来的海关机构和制度被历届民国政府全盘继承,一直运行到1949年。

面对赫德及其背后帝国主义的侵略,清无能;主权沦丧,仍一无所知。因赫德“敛财”“调停”有功,1869年,赫德被授予布政使衔(二品);1881年,被授予头品顶戴;1885年,被授予双龙二等第一宝星、花翎;1889年,被授予三代正一品封典;1901年,被封太子少保衔。1911年,赫德去世,清政府追封为太子太保。

而赫德的所作所为更是讨得英国政府的欢心。1879年,他被授予圣迈克尔和圣乔治十字勋位爵士;1889年,被授予圣迈克尔和圣乔治大十字最高级勋位爵士;1893年,被封为男爵。

笔者的观点是,尽管他为中国现代化进程做了一些事情,但是,他更是彻头彻尾的侵略者;他和他背后的势力从这个国家攫取的要远远多于为这个国家付出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